湘西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覆云乱煜 第三百二十八章 江陵之战(下)

发布时间:2020-01-16 23:09:06 编辑:笔名

覆云乱煜 第三百二十八章 江陵之战(下)

剑二十六一剑无功,大剑奴终于流露出如临大敌的神色。

如果任由溪尘继续下去,将整个大阵推演至当初东都之战的三千六百点,那么他将再无一丝胜算。

原本万里无云的晴朗天空,此时已经是风起云涌,异象横生。

不断有如繁星的光点在天幕上亮起。

大阵已经从二千七百点完善至二千九百点。

溪尘的动作愈来愈快,双手已经变为一片残影,甚至隐隐有风雷之声传出。

在此期间,从天而落的剑气就没有停歇过,如同九天银河倒挂朝老道人疯狂倾泻而去。

但是天幕上的光点越来越多,几乎是接连不断,这些光点隐隐相连,交织成一张大,使得所有剑气在中途就彻底粉碎,根本无法近身。

地面上的骑军大战已经渐渐接近尾声,西北军凭借自己的强横战力,在付出一定代价之后取得了这次大战的胜利,不过西北军没有继续追击,江南大军的步军也没有退去,双方不约而同地向天空望去,等待两名逍遥境界高手的胜负结果。

大剑奴静默片刻后,再出一剑。

手中三尺青锋真正展现出逍遥一剑的浩大气势。

剑意、剑气、剑势,三者完美融合在一起,冲天而起,在天幕上挂出一道巨大长虹,光芒绚烂无比。

溪尘双手合拢,原本游散在身周的光点之间有一道道白线相连,转瞬之间便是密密麻麻,遍布整个天际,如同一座无形城池将溪尘严密护卫其中。

大剑奴的长虹一剑就像一柄攻城锤狠狠撞在城墙上面,溅起一圈圈巨大的元气涟漪,向四周扩散开来。

大剑奴的脸上骤然涨起一抹鲜艳欲滴的潮红之色,满头白发乱舞,手中青锋更是嗡嗡颤鸣不止。

刚才大剑奴的一剑未能破敌,反而受到巨大的反震之力,他强行眼下涌到喉咙口的鲜血后,不退反进,又是向前踏出一步,手中长剑再次递出。

当第二剑袭来之后,溪尘更是无动于衷,此时的大阵已经推演至三千点,而大剑奴精气神臻至的一剑都未能尽全功,第二剑又能如何?第二剑在距离溪尘还有百丈的地方就再难前进分毫,好似落入泥潭流沙之中,只能慢慢等死。

当此剑剑势彻底衰竭之后,大剑奴原本潮红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无比,没有半分血色。

正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这第二剑还不如剑,至于第三剑,更是不值一提。

可是大剑奴还是固执地递出了第三剑。

即便付出一条性命也在所不惜。

老人为自己,为剑宗,也为自家主人。

否极泰来。

这第三剑没有如溪尘预料的那般是强弩之末,反而爆发出哀兵必胜的气势。

这一剑不见剑气剑意剑势,而是老人手执长剑,人剑合一,如同彗星扫尾,径直朝溪尘掠来。

这一剑,有决然赴死的悲壮,也有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大无畏!

摧枯拉朽。

这一剑瞬间来到溪尘面前的三丈处。

此时大剑奴已经是双袖尽碎,双手血肉模糊,有些地方,尤其是握剑所在,甚至可见血肉之下的森森白骨。

在其之后,则是一道长达半里之长的白色“路径”。

溪尘望着近在咫尺的大剑奴,冷声道:“逍遥修为,地仙境界,来之不易,你当真要舍弃不要,只求一死?”

大剑奴平静回答道:“非是求死,而是不得不死。”

溪尘怒极反笑,“好一个不得不死,那贫道今日就成全你。”

只见溪尘竟是放弃继续推演大阵,举起右手,剑指朝天阙。

下一刻,无数光点汇聚,变成一道巨大光柱从天而落,直接将大剑奴全部笼罩其中。

待到光柱散去,重新显露出大剑奴的身形。

他没有死,但也算不上毫发无伤,他伤得很重,已经是伤及根本。

不过大剑奴对此并不以为意,再次提剑,递出第四剑,势要突破这三丈距离。

溪尘冷哼一声,一掌向其平推而出。

顿时有一个由光点构成的符篆出现在大剑奴的必经之路上,挡住去路。

大剑奴一剑直接劈碎了这个符篆,不过手中长剑也终于是不堪重负,寸寸碎裂,再无力去突破那三丈距离。

此时的大剑奴衣衫破碎,浑身浴血,周身上下竟是无一完好之地。

老人伸出五指,艰难地凝聚出一柄无形的三尺之剑。

溪尘沉声道:“你当着要拼得形神俱灭?”

大剑奴没有回答,直接一剑前指。

大阵震动不止。

可也仅此而已。

就在刚才,大剑奴的一剑距离溪尘只剩下三寸距离,溪尘始终泰然处之。

回天乏术。

大剑奴的脸上露出一抹毫不掩饰的悲苦和不甘之色,鲜血染红了整个身躯。

溪尘挥了挥大袖,散去大阵,也吹散了大剑奴的身躯。

他整个人化作点点流光,连同溪尘的大阵一起消逝在了天地之间。

江陵一战,大胜!

――

江陵一战,影响深远。

此一役,诸葛恭一举重创了湖州的剩余兵力,李唯亭仅仅是率领两万余残军退守江陵城内,放弃了江陵城外各地以及至关重要的荆门门户。

此役成功将襄阳变为一座孤城的同时,诸葛恭率领万余轻骑绕过江陵城这座重镇,直逼汉江腹地,直指兵力空虚的夏口、汉口、汉阳三镇,震动整个江南战局。

坐镇江都的陆谦即惊且怒,将卫煌全家满门抄斩的同时,又派出自己的左膀右臂章传庭亲自赶赴前线,以湖州督师的身份总揽大权,节制湖湘二州所有兵力,坐镇汉江三镇。

随后,魏禁大军并未立即攻打襄阳,而是选择稳扎稳打,慢慢蚕食江陵以北地区,力求不给江南守军半点机会。

江北士族、江南士族,甚至海外卫国、草原台吉、后建贵族,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湖州一地,这次江南守军虽然给西北军添了很多麻烦,但还是未能将西北军拒之门外,若是按照这个情形发展下,湖州易主只是时间问题。

若是湖州再次回到西北军的手中,那么江南即便想要偏安一隅也是奢求。

也就在此时,沉寂了许久的齐州也终于有了新的动作。

齐王萧煜离开太清宫,亲领十万大军,前往徽州。

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口腔医院
遵义市第四人民医院怎么样
癫痫病治疗医院
酒泉癫痫病专科医院
无锡白癜风治疗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