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宁小闲御神录 第437章 一枚XX引发的血案

发布时间:2020-02-15 19:28:22 编辑:笔名

宁小闲御神录 第437章 一枚XX引发的血案

众人还未进入隐流驻地,就有一只鹞子自巴蛇森林里飞了出来,停在众人面前,随后口吐人言:“鹤长老,你外出时宗内发生变故,鸠摩手下逮走了二十来个兄弟。”

鹤长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宁小闲也呆怔了一下,传音道:“不能吧?谁来告诉我,那女人并不是真的这么二!”鹤长老代表整个隐流出去和西北联盟谈判的时候,鸠摩居然在宗派内动他的人,这简直就是要激起哗变的节奏啊。相比其他妖宗,隐流的确唯首领是瞻,但那是在通常情况下。这里的妖怪以悍勇血性著称,鸠摩自西北开战以来的表现,很难能够服众,如今再行此事,恐怕是自刨墙根。

在她印象里,鸠摩器量小些、性情差些,不是个合格的指挥者,却不蠢啊。

七仔不明所以,长天则沉默着没有吱声,这样的沉默,让她顿感毛骨悚然,像是有一股看不见的寒气,从神魔狱中释放出来。

鹤长老却是喜不自胜。这段时间以来他的手下指挥战役屡见胜绩,加上这一回谈判成功,他在隐流当中的声望即会更盛。此消彼长,他企盼多年的时机已经成熟,正愁没有理由和鸠摩发生正面冲突,这真是瞌睡了就有人送枕头过来。

细问之下,才知道这居然是个偶然事件点燃了导火索。

今天早晨,鸠摩手下的清鸣堂里,有个小妖到仙植园来领取本月的用度。在战时。丹药是紧俏的大项,按例每个妖怪每月能领一枚行功丸,这种药丸能够帮助妖怪吸纳月华时气机更加流畅

,决定了这个宗派的妖众之间矛盾纠葛甚多。

在自己的对头面前丢脸,小妖当即就不干了:“我先来的。凭什么他后到的能领到药丸,我就不能?”

仙植园的多数丹师都是鹤长老手下,这名丹师也不例外,知晓他是鸠摩手下的妖兵。于是瞅他一眼阴阳怪气道:“人家这些天与西北联军作战。宗内有规定。战时一切物资向兵士倾斜,敞开供给。”这熊妖隶属于琅琊划拨给鹤长老的妖兵团,这些天春风得意,不知道受到多少宗内羡慕的眼光。

小妖怒道:“这两个月,我亦随军行动,怎就不能领?”

还不等丹师开口,熊妖已经朝地上啐了一口道:“你们那叫打仗?叫作出去丢脸还差不多。”

新仇旧恨一起来,这一句话就引爆了火药桶。小妖当即一蹦三尺高。一拳照着熊妖眼眶直去。他的力量并不甚强壮,但脾气却不小。熊妖如何能吃了这个亏?当即狞笑着要动手。丹师冷冷道:“要打就出去打,别在这儿。”

在仙植园范围内私自斗殴,不问对错一律要处死。这丹师说得难听,实则是在帮这熊妖,否则他就是赢了,后面也免不了一死。

两只红了眼的妖怪在空地上打架,引来众多唯恐天下不乱的围观者。按理说这一幕每天都要在隐流上演不知道多少场,可问题是这两只妖怪对骂时所说出来的话,相当于指名道姓带着鸠摩和鹤长老骂个不停,所以当熊妖终将这小妖给打得筋断骨碎而亡的时候,荆棘堂也以“妄议主上”的名义将他逮了回去。

这一下,许多人就不干了。和西北联军开战到现在,隐流内部支持鹤长老的呼声越来越高,在有心人的推动下,还有不少妖宗私底下纷纷计较隐流该换个门主了。熊妖被荆棘堂带走,鹤长老的部属们就夹在妖众当中,开始向荆棘堂发难,诘问为何普通斗殴死伤自负,而熊妖不过杀个小妖就要被鎯铛入狱。

有挺老鹤这一派的,自然也就有声援鸠摩的,当下两伙人唁唁相对,很快到了剑拔弩张的态势。也不知道谁先动的手,反正仙植园外随后引发了一场大混战,参与斗殴者超过了三百多人。

这事儿随后就上报到两位门主那里去了。琅琊今日不在府内,而鸠摩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直躲在自己的庭院里没有出现。两位门主都没有作出指示,底下的人只好自行其是。

荆棘堂和清鸣堂的成员赶到现场的时候,挺鹤派的声势更大,所以能够站立到的人也就更多。看这局面,明显是他们赢了,荆棘堂二话不说,将带头打得狠的几个家伙给上了锁力枷,要拖回堂内大牢关押起来。这倒不是说他们心存偏袒,而是鸠摩派的家伙们多半倒在地上,要待治好了伤才能再行细问。

然而这种作法顿时给人执法不公的印象。凭什么被带走的,都是支持鹤长老的人?短短几个时辰之内,整个隐流腹地都像刮起了一阵舆论风暴,更有冲动的妖众拦在荆棘堂的执法卫面前,不让他们通行。

随后?随后就见了血。在荆棘堂这等暴力机构面前,寻常妖众的战斗力还是不够看的,然而他们执法愈粗暴,妖众的反弹情绪就愈高昂。好不容易将手上的囚徒扔进大牢,就有人登门问责了。这一回荆棘堂也不得不重视起来,因为来者是近这一个月来的常胜兵团校尉赤必虎,也是鹤长老的得力干将。

军队行事,向来雷厉风行,加上赤必虎是鹤长老心腹,深知他的心意,恨不得将这事再闹大些,于是态度强硬地要求荆棘堂放人。一个执法机构若是被人闹上门来就要自拆台面,乖乖听命放人。那从此就是威信扫地,哪怕这回点子有些扎手,所以荆棘堂也是梗着脖子、憋着一口火气:“不放!”

赤必虎正等着这句话呢。闻言大手一挥,常胜兵团抬腿就上来堵门。他们并不围堵整个荆棘堂,也不限制别人进出,就是杵在门口充当门神、站着不走了。这里是隐流腹地,每日办事经过这里的妖众不知凡几,大家都目瞪口呆地望着这奇景,然后四处打听发生了什么事。

巴蛇森林幅员辽阔。这几个时辰内发生的事情怎能在短时间内传遍隐流?所以多数人还是见着这一幕惊讶得不行,找人一问才知道平静的生活中居然平添了这许多八卦谈资……

待到鸠摩从庭院里姗姗而出时,事态已经发展到这样的地步。她问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也知道自己这一回不仅无辜而且不理亏,可是群情激愤的情况下,她若是让荆棘堂秉公执法,恐怕就要引发哗变了;但是若当场放人。那自己此番威信扫地。并且这事儿还拖不得。不能等远方谈判结束后再让鹤长老回来找她磋谈,否则就是变相承认了鹤长老在宗内的地位不低于她!

她召集了一干手下商议半天,也没有什么好办法,鸠摩作出了决定,以“劝诫”为名,将那二十余名暴乱分子继续留在荆棘堂中,对外宣称这帮人不是被关押,而是因为目无主上、妨碍执法等理由。须接受荆棘堂的训诫满三十六个时辰,之后就会被放出。

同一件事。被冠以不同的名义,就会产生不同的后果。鸠摩找了这么冠冕堂皇的理由出来,就连赤必虎也说不出什么来。门主要训诫门徒,放在一般仙派妖宗来说都是再正常不过之事,有什么阻拦的理由?

眼看此事处理得当,就要这么过去,鸠摩长长地吁了一口气的时候,风波再起。

关在荆棘堂里的肇事熊妖,突然暴毙!

并且这个消息也在时间传了出来,几乎鸠摩接讯的同时,荆棘堂外许多妖众也听到了这个风声。刚刚平息的争端,又像火上加了把油,轰然一声炸开。

据说鸠摩当时面上泛白,胸口起伏个不停,一道劲气打出砸烂了议事厅的大门,这才咬牙下令彻查。她并不笨,时间猜出了荆棘堂里必有鹤长老的内应,在牢里弄死了熊妖,又把消息传了出去——你不是只“劝诫”么?为什么牢里会死人?光这一点,就能将她苦心营造出的名目,毁得一干二净。

重要的是,她没时间了,鹤长老随时都会回来。然而此时放出牢里的人也已经晚了,只会让妖众看待她的眼神更加轻蔑。

就在这时,因为议和进行得很顺利,鹤长老一行回返了。

“你是说,这事儿发生过后,鸠摩关在自己的庭院里没有出来?”鹤长老敏感地抓住了重点。

鹞子道:“正是!听说陈情的人去找了两次,都被她的侍女轰了出来,说主上不适,晚些再行通报。”

“不适?”鹤长老笑得老脸如菊|花舒展,“她当然会不适了……想必当时她还以为只是普通的寻衅闹事。这受伤的时机,来得也真讨巧啊!”

这又是好几个意外撞在一块儿的结果,也是鹤长老想看到的结果。对他来说,终一战,已经到来。(未完待续。。)

ps:推荐一本吐槽风格强烈的文《步步女配》书号。是水云喜欢的类型,每次写《宁小闲》写烦了,就会去看这本文的更新放松一下心情:

旷古烁今古往今来的言情巨片《情定七郎》于今日正式开拍!下面是演职人员:

青楼女:岑西西!岑西西:有!

心机表妹:岑西西!岑西西:呃……在!

青梅:岑西西!心黑公主:岑西西!装纯贵女:岑……

岑西西:等等……你们在玩我吧!所有的女配全都是我一个人演?你们确定观众是脸盲?

某瓜:废话那么多,让你演就演,麻利的!

唔,这是一个三观端正好姑娘因为吐槽的太厉害而被作者诅咒,穿进多男主小辣文里面,将所有女配轮番走一遍的苦逼故事。

10月16日

粉红票致谢:亡友、玄月石(2票)

打赏致谢:蛋糕香草味(平安符2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