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央视经济半小时暗访黑枪生产专业村图_三星S118手机自燃

发布时间:2019-07-04 12:07:38 编辑:笔名

央视《经济半小时》:暗访黑枪生产专业村(图)

央视《经济半小时》栏目暗访了广西北海地区。当地非法枪支制造问题比较严重,对社会治安构成了极大危害。节目在6月20日晚上播出。以下是实录:

今天我们来关注广西的地下枪支,从2000年开始,这个既沿海又靠着边境的自治区,就面临着地下枪支泛滥的局面,涉枪案件一直呈现急剧上升的势头。2003年,广西全境的涉枪案件首次突破了500起。而这其中,近400起就发生在北海市。如果说黑枪是广西社会的一大隐患,那北海就已经成为黑枪的重灾区了。《经济半小时》的周人杰对此进行了采访。

广西烧黑枪

北海警方从2003年10月到2004年2月期间所收缴枪支共计1026支,2月13日,北海警方对这些黑枪进行了集中销毁,在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里
,重型压土机从这些不同型号的非法枪支上反复碾过这些曾经夺人性命的凶器被摧毁。

批黑枪的销毁并不意味着天下太平,在随后的四个月里,北海警方缴获的枪支甚至超过了次,达到了1075支,6月4日,警方再一次集中销毁黑枪,与上一次的碾压不同,为了更加彻底,警方此次采取了焚烧的方式,非法枪支被轮胎和钢索牢牢固定之后,分成十捆,浇上汽油进行烧毁。

在现场,看到,由于许多黑枪中还残存着无法取出的子弹,为了保证安全,人群被隔离在500米之外,即便如此,在将近2个小时的焚烧过程中,依然不时有子弹从枪膛中射出,清脆的枪声此起彼伏。

广西北海市公安局副局长朱永辉告诉,北海市的涉枪案件占整个自治区涉枪案件的50%以上,这类案件对北海市的社会治安构成极大的危害。

我们得知,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北海警方查获、销毁的枪支就超过了2100支。这个数字可以说是不低的,当地枪支的泛滥已经到了让人触目惊心的程度。这些黑枪随意流失到民间,又会给当地社会造成什么样的危害呢?在北海采访时,就听说了这样一起案件。

致命黑枪

两个月前,北海市银海区下佳塘村37岁的村民庞日莲失去了43岁的丈夫李兴,他被同村57岁的村民李琼用土制猎枪打死。

令人感到有些意外的是,犯罪嫌疑人竟然是死者的亲堂兄,那么,兄弟两人为什么会反目为仇直至生死相搏呢?一位现场目击者向讲述了当时的情景,得知两人仅仅是一言不和,就导致了开枪杀人的结果。在北海市第二看守所,见到了犯罪嫌疑人李琼,面对的疑问,他竟然是这样回答的,“我不杀他,他就杀我。”

李琼告诉,在发生争执之后,他和堂弟李兴分别回家拿枪,这就意味着,晚拿到枪的人,就可能先被打死,由于他的枪支就放在较近的家中,因此,他抢先一步拿到了这支当地村民自制的猎枪,并追到堂弟李兴的家中,将其射杀。巧合的是,他所使用的这支猎枪的主人恰恰是被打死的李兴。

李兴的妻子向哭诉,在丈夫被打死之后,她就带着几个孩子离开了这个家,她再也不愿看到这个熟悉而恐惧的地方,但是几乎每天晚上,关于枪的噩梦都会将她惊醒。

比噩梦更可怕的是现实的困境,由于身体有病,刚刚做过肺部手术的庞日莲几乎无法从事任何劳动,丈夫的突然死亡让这个家庭在瞬间轰然倒塌,她告诉,不仅高额的手术费用无法偿还,由于家里还欠着学校3000多元的学费,10岁的女儿也正在面临着失学的危险。

同样感到痛心的还有犯罪嫌疑人—李琼,他告诉,自己从小就一直安分守己,万万没有想到,在近花甲之年,却一时冲动成了杀人凶手,想起年迈的父母和几个儿女,他同样泣不成声。

而提起枪支泛滥的危害,李琼更是有着切肤之痛,“枪是害死人了,不但害我自己,也害死了别人。”

为了一点口角之争,堂兄弟之间拔枪相向,酿成人命官司。这还只是黑枪泛滥造成的众多悲剧中的一幕。而在过去的一年里,平均不到一天就会有一起这样的悲剧在北海发生,死伤在黑枪枪口之下的,超过200多人。枪支流散到了像李琼这样的普通老百姓手里,都会惹出大祸。如果到不法分子手里,将会怎样?

致命黑枪

在采访李琼的时候,我们的听说,就在他这起杀人案发生前不到一个月,今年3月12日上午,北海市银海区福成镇还发生过村民大规模持枪械斗事件,当场导致了6人受伤。黑枪泛滥之后,北海这种因为一时冲动引发的持枪杀人案直线上升。不过,在北海发生的涉枪案中,数量更多的还是蓄意抢劫和谋杀案。黑枪一旦到了有预谋的不法分子手里,不仅老百姓的安全没保证,就连警方的安全也受到巨大威胁。

在北海市第二看守所,见到了犯罪嫌疑人覃子望,在近一年多的时间里,包括他在内的六名犯罪嫌疑人已经拦路抢劫近百起,平均每三天就要作案一次,面对,覃子望坦言,枪支在这个犯罪团伙中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一般我们都要拿枪,一拿枪出来人家就会很害怕,他就会被吓到。所以一般都会拿着枪,我们一般都是拿着枪去抢劫。”

在北海市公安局中站派出所,也见到破获这起恶性持枪抢劫案件的民警莫以勤,并同他一起来到了位于郊区的案发现场,谈起这起案件的侦破,莫以勤用了“九死一生”四个字来形容,“当我逼上去的时候,他这里退的时候扣了一枪。我又扑过去,他从这里又走过去了,当时那一枪没有打中。”

在案发现场,办案民警还发现了歹徒开枪后留下的弹壳,中站派出所的所长刘恒星告诉,歹徒所使用的是标准的猎枪子弹,近距离的射击,威力相当惊人。

同莫以勤相比,北海市公安局刑警三大队的副大队长沈海兵却并不幸运,在一次追捕行动中,持枪歹徒向冲在前面的他开枪射击,虽然沈海兵及时转身躲避,但是子弹还是击中了他的后背。

由于歹徒所使用的枪支是自制的猎枪,发射的是霰弹,因此近300发铅弹几乎完全射入了沈海兵的后背,为了取出这些霰弹,沈海兵已经在南宁和广州进行了两次大型的手术,在他的后背上,刀口缝合后留下的伤疤十分清晰,并将跟随他的一生,沈海兵告诉,虽然两次手术已经取出了200多颗铅弹,但是还有为数不少的霰弹至今仍无法取出。

沈海兵告诉,“身体里面现在还残留着二十多颗铅弹,都在那个比较要害的部位,就是在肺部和神经中枢那个地方,一般很难取出来。”

由于残存的铅弹还在沈海兵体内不断散发毒素,因此,他的体质也出现了明显的下降,沈海兵告诉,在短短3个月的时间里,他的体重下降了20多斤,执行任务时甚至连拿枪都有些力不从心。

我们的从广西自治区公安厅了解到,近两年在广西,除了来宾市和高速公路沿线偶尔有涉枪案发生外,其他大部分涉枪案件都发生在北海。这让警方开始怀疑,北海市附近很可能存在着制造黑枪的地下窝点。警方的分析很快在被抓获的犯罪嫌疑人中间得到了证实。他们交待自己作案用的枪多数来自北海合浦县公馆镇一带。为什么公馆镇会成为黑枪的源头?这些黑枪又是什么制造出来的?根据警方提供的线索,到公馆进行了调查。

北海制枪村

在广西省北海市合浦县公馆镇的杨屋屯村,合浦的警方查获了6个制枪的窝点,被缴获的枪支成品达到了60支之多,由于这里是北海市制枪为集中的场所之一,因此这里也被人们称为北海的制枪村。

在公馆镇的杨屋屯村,看到,这里到处都是低矮、破旧的房屋,整个村庄里几乎没有一条象样的道路,然而,就是在这样一个只有300多户人家的小村庄里,却一次查处了6个制造黑枪的窝点,被刑事拘留的犯罪嫌疑人多达24个,在公馆边防派出所警长胡小龙的带领下,来到了村子里的一个制枪窝点。他告诉,就在这里,查出七支七十公分长的单管猎枪,隔壁这个房间放着制枪工具,安装有电焊机,砂轮机等,此外还缴获了一些半成品的枪管。

而在其他的一些制枪窝点,发现,由于犯罪嫌疑人已经被警方刑事拘留,因此这里大多都已经是房门紧锁,人去楼空。

那么,杨屋屯村里制造出来的都是些什么样的枪呢?在公馆边防派出所,见到了一批被刚刚追缴的黑枪成品和一些还没有来得及组装的部件。

北海市合浦县公馆边防派出所教导员潘江佐告诉,由于杨屋屯村中的不少制枪人长期从事地下黑枪的制造,手法已经相当熟练,因此,这次被缴获的枪支中有不少制造的十分精良,与正规厂家几乎一样。

在公馆边防派出所的另一个仓库里
,见到了被一并缴获的制枪机器,潘江佐告诉,那些十分精良的黑枪就是通过这些看似简单的机械组装而成的。

那么,这些地下兵工厂里生产出来的黑枪到底有多大的威力呢,带着这个疑问,来到了北海市公安局,警务人员正在对枪械库里存储的非法枪支进行分类检测,以确定枪支的尺寸、射程、弹道等主要技术指标,便于为今后枪案的侦破提供依据。

北海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副大队长邹科长告诉,虽然这些黑枪在尺寸上存在着明显的差异,但它们所使用的弹药大多都是标准的猎枪子弹,检测结果显示,在有效范围内,这些黑枪的杀伤力相当惊人,甚至高过警用枪械。

采访中,我们的还了解到,公馆的一些不法分子为了提高制作工艺,今年开始还把一些枪支零部件送到技术条件更好的合浦县城里去找人加工。据犯罪嫌疑人交代,他们加工一个扳机给人7元钱,加工一个撞针底板给3元。从这个价格可以看出来,这些枪支的制造成本都很低。那么,制枪窝点出手的时候,一把黑枪又能卖到多少钱呢?

黑枪的经济链条

72岁的杨永权是合浦县公馆镇杨屋屯村的村民,在北海市的收枪治暴行动中,他的儿子由于非法制造枪支被合浦警方刑事拘留,当问起他的儿子为什么要铤而走险制造黑枪时,杨永权是这样回答的,“做点枪卖了之后买一台摩托车,送几个小孩子读书,上学校。”

与杨永权一样,村民杨永达的两个儿子都因为制造黑枪被刑事拘留,谈起制枪的动机,杨永达向坦言,就是为了挣钱。

那么,私自制造黑枪的利润到底有多大呢?带着这个疑问,来到了合浦县看守所采访了犯罪嫌疑人杨永三,他告诉生产一支枪的成本一般是六十元左右,这样的枪在卖的时候可以卖四百到五百元。

在合浦县公安局,苏力辉局长也告诉,除了购买枪支自用之外,还有不少人也在从事倒卖枪支的生意,他们往往成批从制枪者手中以300至500元不等的价格购买枪支,再转手以800至1500元的价格卖出

采访中,几个涉嫌制造黑枪的嫌疑人也向透露,制造枪支的工艺十分简便,即使从未有制枪经验,也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掌握制枪的基本方法。

除了周期短、利润高之外,组装枪支的工具也十分简单,购买全套的设备只需要花费很少的一笔钱,投入的成本极为低廉。犯罪嫌疑人杨永三告诉,花1000多元,就可以买一套可以生产枪支的设备了。

按照这些嫌疑人的说法,算了这样一笔帐:购买一套组装枪支的设备,投入是1500元,利用这些设备每个月可以加工至少10支枪,每支枪的成本按照100元计算,一共投入的资金是2500元,每支枪的销售价格按400元计算,10支枪就可以卖到4000元,也就是说,生产的个月就能够收回全部的成本,并且盈利1500元,而随后每个月的利润都会在3000元以上。熟练之后,随着生产枪支的数量和质量的提升,利润也会不断上升。

不难看出,正是由于制造黑枪存在高额的利润,才让有些人不惜以身试法。面对地下造枪窝点的猖獗,广西警方今年以来也开展了一场收枪治爆专项整治活动,我们的也跟随北海市合浦县公安局的干警参加了一次抓捕行动。

打击黑枪行动

凌晨3点,随干警来到了广西玉林市博白县菱角镇。据线人反映,几名嫌疑人从北海购买了一批枪支,并带到玉林的博白县,因此,为了追缴这些黑枪,北海合浦警方决定实施跨地区追捕。广西北海市合浦县公安局局长莫子强介绍说,他们已经摸清了犯罪嫌疑人藏身的地方。

到达地点之后,警方迅速包围了犯罪嫌疑人的住宅,但是里面的人却迟迟不肯开门。半个小时之后,门终于被打开,警方开始全面搜索住宅,已经爬到楼顶准备逃逸的嫌疑人陈修桂被当场抓获。

经过连夜的审讯,陈修桂向警方承认,他曾经到北海合浦县的公馆镇购买过6支枪,并介绍过其他人购买黑枪,从中收取介绍费。

在北海市公安局,朱永辉副局长告诉,由于不少黑枪在生产出来之后,流出了北海,甚至广西,为了尽可能多的收缴黑枪,他们已经组织了多次跨地区行动,同时,收缴黑枪和清理制枪窝点的制也已经在北海形成。

采访中,北海市公安局副局长朱永辉也向承认,虽然北海的收枪治暴行动已经持续了半年多,然而真正收缴上来的枪支只占到不足10%的比例,再加没有编号的黑枪已经有很多流失到了外地,追缴起来十分困难,因此下一步行动难度会更大。但他同时也透露,在6月底阶段专项行动结束后,他们还将开展为期3个月的第二阶段斗争,一股作气把黑枪隐患彻底扫除干净。(周人杰、陈艳波)

衡阳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宜春有哪些二甲医院
哈尔滨市哪家专科医院治疗尖锐湿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