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信息港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拣宝 第745章 割爱!

发布时间:2020-01-16 23:13:05 编辑:笔名

拣宝 第745章 割爱!

就在王观惊叹桃杯宝光璀璨的时候,刑秋拍了拍他的肩膀,提醒道:“不要再发愣了,如果觉得很难选择,干脆闭上眼睛挑一个就行了。”

“不急,慢慢看,重要的是合心意。”裴洪泉微笑道,反正已经看了这么久,也不差多等几分钟。况且他又看王观顺眼,自然不会催促。

与此同时,王观也清醒过来,知道这样的场合不好分神,所以立即收了特殊能力,不过目光却再次落在了桃杯上,眼中掠过一抹惊叹,这件东西果然不同寻常……

“怎么样,有决定了没有?”刑秋又问道,裴洪泉不急,他倒是有些不耐烦了。毕竟光是听两人说,自己却插不上话的感觉可不好受。

“决定了。”

就在这时,王观顺手一指:“裴大师,我看中这件东西了,不知道你能不能割爱?”

“什么?”

一瞬间,裴洪泉愣住了:“你要这个桃杯?”

“没错,就是这个桃杯。”王观笑呵呵道:“其实我们这次来宜兴的目的,就是在找寻天青泥料,可惜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那么只好退而求其次。既然找不到天青泥,带回去一件由天青泥做成的东西回去也不错。”

“这只是猜测,东西未必就是天青泥做成的。”裴洪泉好心提醒起来。

“不怕,我相信裴石民大师不会判断错的。”

王观斩钉截铁的一句话,却是让裴洪泉不好反驳。毕竟作为裴石民的后人,别人信任自己的祖父,他好意思指责对方错了吗?

沉默了下之后。裴洪泉摇头道:“这桃杯是什么样的情况,你心里也应该有数。说句不好听的,甚至连学徒工的手艺也不如,你真的打算要?”

“没错。”

王观笑道:“裴大师你也清楚,如果是名家用天青泥制作的紫砂物件,价格肯定是高山昂止,估计我也买不起。但是我又想收藏天青泥壶,所以这个桃杯也算是的选择。希望裴大师能够成全。”

这个时候,裴洪泉开始考虑起来。斟酌了片刻,他干脆点头道:“行,你想要,那就给你了,只是希望你以后不要后悔就行。”

“要是裴大师不放心。我可以立个字据,以石黄换桃杯一个,说不定还是我占便宜呢。”王观笑眯眯道,裴洪泉自然觉得他是在说笑。

桃杯的来历,裴洪泉心里清楚。那是当年裴石民大师修复项圣思真品桃杯之后,也动了收藏一个的心思。经过一番寻找之后,却没能如愿以偿。终打算放弃之时,却在一个地摊发现了这件东西。感觉东西与项圣思桃杯类似,他就顺手买下来了。

回家之后,裴石民大师仔细研究。得出东西可能是天青泥做成的结论。不过对于这个观点,裴洪泉却有几分存疑。毕竟东西太粗陋了,与他想象中的天青泥壶具有远大的差距。

而且东西的品相不好,摆在房间多年了。也有不少亲戚朋友看过,并且像王观一样打听东西的历来。但是开口索要的,王观还是头一个。

所以权衡一下,拿这个不算多值钱的桃杯,换取一块价值百万的石黄,怎么看都是自己占便宜,裴洪泉没有理由不答应,也根本没有之物不能出让的想法。

就在这时,刑秋忽然说道:“裴大师,我想买个壶,要您的作品,不知道您愿不愿意卖给我一个?”

“嗯?”裴洪泉一怔,随之笑道:“你看中哪个壶了?”

“就是……”

刑秋迟疑了下,顺手碰了碰王观,让他帮忙指点一下哪个壶。

“玉滴弌咽狮球壶不错。”王观心领神会,然后笑道:“不过那是精品,价格肯定很高。”

“钱不是问题,主要是我真心喜欢,就是不知道裴大师肯不肯答应了。”刑秋脸上充满了期盼的表情。

“王小友的眼睛真毒,一眼就相中了我的得意之作。”

与此同时,裴洪泉笑叹道:“那个狮球壶是我三年之前,偶然求到一把老泥,见猎心喜之下精心制作了这个壶。本来是想传给子女的,不过今天承了你们的人情,又不好意思拒绝。只是王小友也说对了,东西的价格可能有些贵……”

听到这话,王观伸出手指比划了下。刑秋看到了,立即开口道:“七十万,我要了。”

裴洪泉闻声,矜持一笑,也算是默许了。

接下来的事情也不用多说,刑秋递了一张支票过去之后,裴洪泉立即找到两个锦盒,把两件东西装好,再分别递给王观和刑秋。

“裴大师……”

适时,刑秋又有话要说,不好意思笑道:“能不能和我拍张照。”

裴洪泉有些意外,忽然又释然了。毕竟这个年头,赝品在市场上泛滥成灾了,连他的作品也没少被仿冒。所以一些收藏家、商人上门求购东西的时候,偶尔也要求与他合照,也算是一个证据。说明东西真是出自他之手,不是造假的东西。

以为刑秋也是这样,裴洪泉自然不会拒绝,立即配合的摆好姿势,笑容十分和煦。

“王观,帮个忙,拍得好看点。”

刑秋把递给王观之后,立即站在裴洪泉身边,也是笑容灿烂的样子。

见此情形,王观隐约感觉他好像是在打什么主意,不过也没打算戳穿,而是从善如流,一连拍了七八张照片,直到刑秋满意为止。

“谢谢了……”

看到了照片,刑秋笑容愈加浓郁。

“笑得这样开心,果然有诈!”王观肯定道。

当然,这话是离开了裴洪泉的家之后,王观才光明正大说出来的。交易完成了。也不需要裴洪泉的暗示,王观就识趣的告知离开了。

裴洪泉也没有开口挽留,礼貌的送客之后,立即抱着石黄到工作室研究起来。这让本来以为能在裴家吃餐饭的刑秋格外失望,不过听到王观的调侃之后,却精神一振,笑眯眯道:“不要污蔑人,我只是在创造条件而已。找不到天青泥,只好另辟蹊径了。”

“你打算怎么做?”王观好奇道:“把父亲的东西送给女儿。这有用吗?”

“有没有有,这要看怎么用。”刑秋得意洋洋道,显然充满了信心。

“是吗,小心别弄巧成拙就行。”王观随口道,也不追问了。毕竟相对刑秋泡妞的事情。他更加关心那个桃杯的奥秘。

想了想之后,王观问道:“不找天青泥了吧?”

“不找了,回去吧。”刑秋摆了摆手,干脆利落道:“也要谢谢你这些天的帮忙了。”

“客气什么。”王观轻笑道:“像你说的,与其说是我陪你,不如说是你陪我。毕竟几天下来,我也是有不少收获。”

“嘿嘿。我今天的收获更大……”刑秋笑逐颜开。

“彼此彼此!”王观一笑,与刑秋返回旅馆,立即收拾行李打道回府。不过两人的方向却各不相同,刑秋是返回鄂州。王观则是回瓷都。

一番告别之后,两人相约以后再聚,就分道扬镳了。

不久之后,王观顺利返回家中。正好与父母一同吃饭。晚餐结束,又顺手洗了盘子。这才开始研究那个桃杯。

之前在裴洪泉家里的时候,王观也仔细看过杯子了。现在再看,反复的研究,样子还是那个样子,但是感觉却不同了。

当然,所谓的感觉,也是心理作用。实际上样子还是那样,表面粗疏,颜色发乌,暗淡无光,甚至连款识都没有。

说起来紫砂壶和字画一样,也有款识的。在紫砂壶的盖内、壶底或把根处都刻有制壶人的落款,用以表明它产生的年代、制作者和使用者等情况。

一般来说,收藏家毕竟十分重视器物上有没有名家款识,就像人们见到一件精美绝伦的瓷器首先要翻过来看看底部有没有官窑款识一样,觉得凡是没有书款的作品,它的经济价值要大打折扣。

不过,也不是说没款的东西不好。至少王观知道在故宫之中就收藏了一批没款的紫砂壶,但是那些紫砂壶的品质非常好,与名家相比也丝毫不逊色,甚至更胜一筹,可见不能单纯以款识论英雄。

现在这个桃杯就是这样,内涵十分丰富,只是表面上看不出来而已。

王观研究许久,还是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考虑片刻之后,他干脆烧了一壶热水,再用热火冲洗这个桃杯。

说到这里,有必要提一下紫砂器物的护养常识,尤其是新买回来的紫砂器物,要用沸水内外冲洗一次,将表面尘埃除去。然后将东西放进没有油渍的锅里煮上两三个小时,这样茶壶的泥土味及火气都会去掉。

另外还有降火、滋润、重生几个步骤,就是经过煮豆腐、煮甘蔗、煮茶叶三个程序之后,紫砂器物就不再是了无生气的死物,而是脱胎换骨,吸收了茶叶的精华,泡茶已经能够令人唇齿留香。

不过这三道工序下来,这个桃杯却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却是让王观失望之余,也不觉得奇怪。毕竟他一个半吊子都知道有这样的程序,那么裴洪泉没有理由不清楚,估计肯定反复做过试验了,如果真有什么变化,人家早就了解通透,何必他多此一举。

常规的方法不管用,那又该怎么破解奥秘呢?

一时之间,王观皱眉苦思起来……

乐山市市中区中医医院
昆明市第二人民医院
重庆治疗男科方法
锦州看牛皮癣多少钱
湖北白癜风治疗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