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信息港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农业光伏年内难担分布式大任

发布时间:2019-11-16 06:55:33 编辑:笔名

临近年末,2014年全国新增光伏发电并网容量的完成情况却不容乐观。相关权威统计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全国新增光伏发电并网容量4吉瓦,不及全年总安装量任务目标(14吉瓦)的30%。尽管当前仍有部分项目在冲刺一个季度,赶在年底前完成并网,但业内专家预测,今年光伏装机任务或仅能完成一半。

8月4日,为打破国内分布式光伏市场的发展僵局,国家能源局在嘉兴召开全国光伏沟通大会,光伏“新政”随之推出。“新政”的亮点是将与农业结合的光伏应用纳入分布式规模范围,且项目不再受6兆瓦、10千伏分布式指标限制,35千伏(东北可达66千伏)、规模达20兆瓦的农业光伏项目均可纳入分布式光伏指标内,并享受与地面电站相同的1元/千瓦时上网电价补贴。

如今“新政”颁发近4个月,从数据上看,被寄予厚望的农业光伏,短期内很难承担起完成今年8吉瓦分布式装机目标的重任。“新政”尚需要近半年的消化,预计明年一、二季度才能迎来分布式光伏并网的小高潮。

“比屋顶更复杂”

光伏“新政”的内容与业内期盼高度吻合,一度激起光伏企业和农业集团的极大兴趣,近期也不断爆出两者合作的信息。今年初,分给各省的500兆瓦分布式指标也在“新政”发布后短时间内被瓜分完毕,动作之快丝毫不逊于当初的地面电站“争夺战”。但看似大有作为的农业光伏,却在开发模式上始终处于探索状态,难寻合适的开发模式,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结合难以实现。

“今年,国家将农业光伏单个项目的规模提升到20兆瓦,并纳入分布式电站规模指标,受此影响,各地完成审批并急于上马的项目很多,但真正依靠市场机制运行并盈利的并不多。”中国光伏农业工作委员会副会长、高级工程师高祥根在接受《中国能源报》记者采访时坦言。

“农业涉及的内容丰富而广泛,受到天气、地域、环境、观念等影响,光伏与农业结合,需要在多个分支模块进行不断探索与实践,才能总结出一些规律。”高祥根说,“农业光伏的开发甚至比屋顶分布式还要复杂。当前光伏和农业的结合模式主要有光伏菌业、光伏渔业、光伏荒山治理、光伏动物养殖等几大类。以常见的蔬菜大棚改造为例,如何在现有蔬菜大棚的棚顶安装光伏板,并进行基建打桩作业,排布组件的方阵、角度、密度都需要摸索,三思而后行。因为农业作为国家发展的基础命脉,绝不可能允许推倒重来,反复试验。”

与此同时,农业光伏项目也涉及“九龙治水”。据记者了解,每个农业光伏项目都需要经过地方发改委、规划、水文、农业、国土、环评、消防、电力等众多政府部门的审批,而各部门对政策的理解力、执行力不尽相同,成为光伏农业推进迟缓的重要原因。

“相较而言,山东可能是国内农业光伏做得的省份。山东既是农业大省,也是光伏大省,省内落地了不少成功的农业光伏项目。”分布式光伏应用的先行者航禹太阳能董事长丁文磊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这主要得益于当地的光伏政策。山东省对所有的地面光伏电站项目都设定了一个限制——电站必须和农业相结合。由于不改变土地性质,避免了很多潜在土地审批风险,为发展光伏打下了基础。”

农业要先行

在光伏农业发展上,同为光伏大省的江苏省今年却鲜有亮点。据记者了解,江苏省仅连云港市丘陵山区特色林果15兆瓦的项目稍具规模,其他项目进展均不乐观。据相关人士透露,江苏对农业光伏市场的开发非常审慎,地方能源局为规范农业光伏市场,正着手查处借光伏搞非农建设的项目,针对农业光伏的监管日趋严格。

“光伏农业的开发,必须先有相对成熟的农业基础,在此基础上才能顺利开发光伏项目,如果为了建设光伏电站而发展农业养殖种植是本末倒置,非常不可取。”高祥根说。

创新光伏与农业领域的融合,被视为农业光伏重要的发展方向。国内一些光伏企业也在积极尝试。有消息称,协鑫集团将针对国内市场开发特点,成立专业的农业光伏公司,用专业人才对口开发这一专业性较强的领域。

“在现代农业的基础上匹配光伏才更具推广价值。未来,协鑫要做的农业大棚将是一个具有示范意义的高科技项目。”协鑫集团董事长朱共山在接受《中国能源报》记者采访时说,“光伏大棚内将安装智能自控系统,对棚内温度、湿度、灌溉、土壤墒情等都将实现自动化检测,达到一定数值,这些设备会自动开关。同时,还将采用先进的红光、滴灌、无土栽培技术种植农作物,让光伏与农业的结合产生化的经济效益。”

对农业光伏的开发,大型农业集团也表现得极为谨慎。本月初,石家庄景冉农业集团在其计划开发的310兆瓦农业光伏项目中,仅拿出30兆瓦作为一期先行试点,并携手国家水电规划总院木联能公司作为项目的设计方和参与方,希望通过木联能推出的可再生能源发电数据对标平台,在农业光伏项目上寻找到的经济效益模式。

尚缺电网一纸公文

据记者了解,目前,农业光伏的投资主体一般以光伏(新能源)企业、农业龙头企业、有向农业转型意愿的投资机构为主。由于光伏农业项目的经营主体不同,经营模式也各不相同,很难形成完整统一的商业模式与工程体系。

同时,光伏电站初始投资的困局并未得到有效改善。以农业大棚14元/每千瓦时计算,1兆瓦就需要1400万的投资,这笔钱完全由农业公司承担有一定困难。毕竟农业是国家基础产业,行业利润非常微薄,而光伏是资金密集型、初始投资比较大的行业。要缓解这一矛盾,需要具备强大农业基础的专业化公司和有大型光伏电站运营经验的光伏企业共同完成。值得庆幸的是,资本巨头中民投、绿巨人已相继入局,为农业光伏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

而记者也注意到,光伏“新政”下发后,国网并未更新或重新下发相关的并网文件。与6兆瓦、10千伏的分布式项目相比,之前分布式并网政策已完全不能适用于“新政”下的项目规模。20兆瓦、35万千伏的项目必须通过升压站并入电网,但相关文件未见及时出台。截至发稿,记者获悉,该文件正在走会签程序,距离正式出台或已不远。

在采访中,多位行业专家提醒《中国能源报》记者,年初国家制定的14吉瓦装机量应该是指导性的。今年是国内将光伏应用的方向从地面光伏电站转向分布式的年,分布式发展的瓶颈有目共睹。相较而言,分布式光伏应用比地面电站更为复杂和多样,操作难度也较大,且缺乏合理的投融资、项目运营管理模式,“步子迈得小些、慢些,对国内光伏应用的推动反而是理性的。”上述专家表示。

湖北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乐山治疗早泄医院
镇江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青龙满族自治县医院
河北中医肝病医院电话
友情链接